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水一方

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,而我已飞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往事回首】名字的苦难历程  

2011-10-31 06:51:37|  分类: 往事回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名字是一个人的符号,讲求渊源的国人更是让上下五千年的文字在起名史上演绎了个尽。尤其近代,随着人口的迅猛增长,使原本丰厚的汉字经十二亿人瓜分,愈来愈呈现势单力薄之势,乃至同名同姓的比比皆是。据说仅北京叫王淑珍的就有万余人之众,真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。好在笔者依着曲高众寡的姓氏尚未载入其列。不过,我在享受着它的与众不同,带来欣喜与自信的同时,也在忍受着其被误解制造的尴尬。说起来它的命运实在坎坷,几濒于危,是我心宽体阔不以为然才使其延喘至今。

 初次被人张冠李戴是在小学三年级,那时我刚转入一所新学校。年轻的女班主任在寻问了我的姓名及自然情况后一一登记造册,我坚信此时她并没弄错,因为整个学期她都字正腔圆地喊我靳进。期末考试后,她精心绘制了一张成绩揭示表,贴到教室显眼的墙上,我因成绩优异名列榜首。这本是件荣耀的事,然而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名字被“勒进”堂而皇之取代了。我不知道别人是否注意到这个错误,我却是一眼洞穿,多么绝妙的篡改,使我象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一样被牢牢钉在墙上。当时稚真的我又缺乏向老师澄清的勇气,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在墙上呆了一个月,后来是快人快语的教导主任发现这个错误并为我正了名,被人歪曲的滋味可真不好受。

 第二次蒙受不白之冤是在升入中学后,金风送爽的九月,我怀惴一纸录取书兴冲冲地去学校报到,盛气凌人的教导主任因我的造访中断了她的电话,很不情愿地接待了我。浏览了我的成绩单后,信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几行字,让我以此去找班主任。出门后,我才发现名字又被人错改了,虽不象上次“五花大绑”却也是风马成牛不相及。你想我轻装前进的“靳”字上陡然戴上一顶大草帽会是什么模样(靳上加一个草字头),至今我都很难想象,学富五斗的教导主任是如何制造出那个字的,我翻遍了字典也没找到那个字。为了防微杜渐,在见到班主任时,首先做了自我介绍才递上那个条子,以免她弄错。然而,我的良苦用心还是付诸东流了,也许教英语课的班主任汉文功底太差,竟指鹿为马,把“草字头下的靳”读成“薪”,以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,她对我的称呼都游移在“靳进”与“薪进”之间。喊对了,我底气十足地回一声,叫错了也得欣欣然应着,真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这也罢了,后来一次遭遇却着实惹恼了我。班里的生活委员在安排值日生轮流表时,我的姓名栏里寒光闪闪地悬起一柄利剑“斩进”,弄得同学们捧腹大笑,我则气愤至及,一扫往日的斯文与矜持,向他大吼“你把我斩进杀绝好了”。弄得那男生羞红了脸,哑口无言。事后,我对自己的粗鲁与莽撞后悔,不过这次错得也太离谱。

再后来的后来,这个错误依然在继续,且被演绎的出神入化,什么“斯进”、“蕲进”等等不一而足,而且有的错误被永远定格在某些获奖证书上,那真是心头的一颗朱砂痣,抹不去,忘不了。

 说句由衷的话,我已被这错误百出的名字弄得苦不堪言,很有种改名换姓的悲愤,但转而一想,名字这东西无非是自己区别于他人的标志,实在没必要细究,为此大动肝火就更犯不上了。然而,名字的苦难遭遇并没有结束,甚至呈现愈演愈烈之势,这不能不让我,与张、王、李、赵相比堪称“绝代佳人”姓氏的命运感叹。

 呜呼,我这经历了许多磨难,出尽了风头,也吃尽了苦头的名字啊?什么时候你的命运才彻底改观,好让我昂扬起头颅,去面对每一次陌生的呼唤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3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