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水一方

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,而我已飞过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故乡影像】在水一方  

2012-12-28 21:03:22|  分类: 往事回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今年八月的那个盛夏,我回到别离已久的故乡禹王台。当我看到纵横田间的条条河流和丰腴的芦苇、香蒲及荷塘,那首《 蒹葭》便漫延了心菲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。

    故乡,我回来了,带着一颗毫无设防的心来寻求你的庇护,当我被世俗的负累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当我的灵魂脆弱得一碰即碎的时候,我就想到了你,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回到母亲的身旁。而故乡的一切,村庄、庭院、家事、乡情……还有最易藏匿的灵魂,都对我袒露无遗。那多次出现在梦中巍峨的禹王台、参天洋槐、遒劲的老枣树、芦苇飘摇的水塘,沟沟坎坎的小路,幽静僻陋的乡村小学,原来都不曾将我遗弃。离乡多年,我长大了,故乡也在一天天变化,那排排错落有致的新房舍和张张新鲜陌生的面孔,无不诉说着岁月的更迭.....

    禹王台,是一个充满了神话色彩的村庄,传说禹王台是当年大禹治水时修筑的望海台,古人语“高数十仞(古时八尺为一仞),围可十亩许”,可见当时的气势。而修台时方圆百里的村庄都派人过来出工,最神奇的是听说当年修台时神仙也来助力,白天人们修好一尺,晚上神仙来修一丈,而台上大大小小的洞穴据说就是仙人的居所。每年元宵前后,香火不断,十里八乡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烧香祭拜祈福。而禹王台也笼罩在浓郁的神秘色彩下,我记得应该是五六岁光景那年正月十五晚上,我跟随大人们攀上禹王台迎接仙人的莅临,似乎村子里的老少都聚齐了,台顶上密密麻麻站满人,人们都小心翼翼的说话怕惊扰着谁。静谧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“快看东面的仙人来了”,随声望去,只见东南方二三百米处的天空中出现了两个火球,如攒动着的沙包一上一下闪亮跳跃着向禹王台靠近,火球越靠越近,快到台前时便消失了。紧接着南面的诸神也到了,正南方天空中出现的火球多起来,有五六个的样子,行至渐近也消失了。这是我生平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目睹神秘的现象,说不上是神圣还是恐惧,我只知那一刻自己拽着外婆的衣角大气不敢喘,我分明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,寒冷的冬夜却惊出满身的汗......。许多年过去了,我对这个场景记忆犹新,每当和别人说起这件事依然满怀神圣与敬畏,我至今都不能解释那晚的经历,可我知道,禹王台是神仙们的家,时有听说谁家的孩子病重至人事不醒,四处求医无果,但经人指点上台烧香请仙人,不日那病就好了。又有谁惹怒了仙家,原本兴旺的家渐次轮遭横祸。冥冥之中的神灵庇护着禹王台的老老少少,让我的父老乡亲多年如一日守护着这块圣土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躬耕生活,平淡而幸福。

    小时候常常约了伙伴偷偷爬上台去玩耍,而台顶上高约20米的观望铁架台对孩子们更充满了挑战与刺激。有一次我冒着被责打的危险和一个同伴爬上了台顶的铁架,禹王台高三四十米加上铁架台高度约五六十米,爬上去后才体会心惊胆颤,而风吹着铁架瑟瑟发抖更增加了我的恐惧,因为晕高我不敢再往下看,我近乎是闭着眼睛摸下来的。回到家后被外公一顿痛责“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,爬那么高摔下来怎么办,以后如果再看见你上去,就打断你的腿”,外公那连哄带吓的呵斥起了作用,自此再也不敢攀爬台顶的铁架,但爬台却依然乐此不疲。禹王台拔地挺勃,突兀陡峭,台上草木葱蓊,多产酸枣树,是我们这些孩子的乐园。如果家里来了外乡亲戚又领着孩子,家人常说“呆会儿领孩子去爬台耍吧”,言谈话语间流露的是作为禹王台人的自豪和尽地主之宜的盛情。儿时眼中的禹王台那个高啊,如一座小山,登上台顶方圆百里尽收眼底,很有一揽众山小的气势,家乡那儿是没有山的,一马平川,禹王台就是人们眼中的山。那时候我们经常的玩法是爬上台顶再找一处缓坡,顺着雨水冲刷出的沟壑自台顶打滑下来,常常是滑几个轮回,干净的衣裤就布满灰尘且狼狈不堪,冬天就更不用说了,如果再下几场雪,那俨然就是一个天然滑雪场了,我们玩的那个疯啊,常常是小手冻的如同胡萝卜般彤红和不听使唤。现在想来大人们极力阻挠孩子爬台,一方面是出于安全的考虑,另一方面则是那游戏太祸害人,好端端的衣服穿不几日裤子上就磨出洞,在那些不太富足的日子里实在是件太奢侈的事。

    儿时,无数次攀爬过的禹王台,如今历经多年的风蚀雨琢和人为掘土(早些年村子里的人盖房修屋都来台上取土),已经没了曾经的巍峨,那满坡的酸枣树洋槐杨柳也了无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修建高堂庙宇和供奉各路神灵。爬台的陡峭小径被新修的水泥台阶代替,曾经毫无遮拦随意攀爬的禹王台,如今被修葺一新的围墙包裹着,村子里的人上台烧香拜神是免费的,但外乡人则要收取门票费,商业运作的味道重了。妈妈腿疼爬不了台,便让三婶带领我买了香火上台一一祭拜,那天出奇的热,台上曾经葱蓊的草木稀稀落落的生长着再也找不到从前茂盛的影子,而台顶上那片平地除去庙堂占用也仅剩下三五米见方,全然没了当年玩耍嬉戏时的平坦开阔,当年台顶上这片平坡很有些丽江“云杉坪”的味道,每至春夏美丽斑斓如一张华美的毯子,曾留下儿时多少嬉戏的身影和美好记忆。

    如今,禹王台却如一位清瘦安祥的老人褪去一身繁华,静静注视着这个世界,任风起云涌,看花开花落。这次回老家,我惊喜地看到围绕禹王台开发出许多新的旅游景区,“禹王湿地”就最具代表性。这是我在湿地拍摄的一组照片,绵延的水域数十里之遥,已成为潍坊周边区域的一处胜景。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【家乡影像】在水一方 - 衣衣不舍 - 梦里花落知多少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
阅读(482)| 评论(10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